这两天,五竹匹夫有点不开心。

近日,五竹匹夫在妄想山海游戏里不开心了。

上个星期,老夫从东山转阵营回南山,加入了随心而动氏族。这可了不得了,天上人间氏族不停有人问我怎么回事,我说我就是想到处看看,正如我当初离开南山一样。但是没人信,以为我肯定是对天上人间有啥不满了。

哎呦,我一个不打架不打魂兽,开万年图连门票都懒得收的休闲玩家,能有啥不满呢。其实,我也是想看看,让天上人间超级头疼的随心而动是什么样子。毕竟,我以前呆在随心的日子很短。当然,也是因为缺铁了,也实在不想频繁签证了。于是,我就回了南山随心而动。也许,这在天上人间的朋友看来,是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到随心,我发现,其实随心的氛围也是很好的。大家玩的也是很开心。其实,在我眼里,不论是天上还是随心,都是一样的,我都没有看到什么坏人,看到的只是敌对的立场,尽管这种敌对在我看来,来的莫名其妙。

然而我就比较悲剧了。尽管双方某些人都存有让我帮忙打击对方的想法,但是我都没有答应,或者是找借口回避,或者出人不出力。前天,我被踢出天上人间的微信群了,对此,我只是有点不舒服,却也认为是迟早的事情,没什么大不了。毕竟当前形势摆在那里。

今天早上,鑫一发现我转阵营了(都一个星期了,才发现?我存在感太低了),和我聊了几句,把我拉回天上人间的群。我发完红包,过一会就自己退群了,因为屁股还肿着,怕再被踢一脚。

晚上,我在中山挖冰晶,随手点了魂兽组的入队申请,只是想看看热闹。然而,就这样,我被甘雪小姐姐约谈了,廉政公署请我喝茶耶!然后,我就得知我又被随心列为重点怀疑对象了,觉得有点莫名其妙,也有点好笑。我一个休闲生活玩家,何德何能,会被两大势力怀疑是双面间谍呢?

不论在哪里,我没有说过天上和随心的任何坏话。就算提到,也是就事论事。我知道双方矛盾难以调和,但是我绝不会去火上浇油。天上随心,都是我呆过并认可的氏族,不论是随心还是天上,都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,我认为两个氏族都是好氏族。我在随心没有回避我在天上人间的经历,我在天上人间,也没有隐瞒我曾是随心成员的事实。我连微信群发红包,也都是两边都发(呆在两个群里的家伙们,偷着乐吧)。一路走来,从天山到随心,从随心到千鬼,从千鬼到天上,再回到随心,我在每个氏族都过着差不多的日子,也经历、看到许多有趣的事情。其实,还是我太懒了,连坏话都懒得说,更别说搞小动作了,那很无耻,也很无聊。

我每天过着自己的元宇宙生活,做做日常任务,单刷能单挑的异兽游侠。没事发呆,游山玩水,种菜养花,过着退休老干部的日子,有一搭没一搭聊一些无关痛痒的天。

我已经不年轻了,不管是现实与网络,我看到过太多的阴暗与不堪,置身事外,不问是非一直是我的态度。但是这世界不是这样单纯,每个人都会用自己的立场去看待人与事,都始终坚持非黑即白,中国传统的混元思想正逐渐被老外们的二元思维侵蚀。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我理解,但我不喜欢。

玩这个游戏以来,我没有杀死过一个人,极少去中山(那地方太丑了),从没有组队打过魂兽(对了,有一次天上人间打鹿,我正好在附近,就跟着凑了下热闹,死了N次。也是因为我时间冲突打不了,偶尔会单挑一下一二阶的),甚至除了一条四图这些日常任务外,我几乎都没有和别人组队过,我没有组团、打过神人、首领什么的。几个月来,万年车就坐过一次,偶尔会蹭个图鉴什么的。不信?有人见过我打架吗?有人在打魂兽的时候见过我吗?见过我组队打万年吗?

看,这就是退休老干部的玩法。虽然有点弱鸡,但是也挺快乐的。工作与生活已经身心俱疲了,没必要跑游戏里尔虞我诈。至于天上和随心,我是真心希望都不要再闹腾下去了,魂兽分也好,抢也好,那是竞技问题。游戏可以体验的很多,过两天安稳日子。互炸守护,其实没有赢家,也很无聊。

也许要不了多久,我又要带着小号们再次启程,西山和北山在召唤着我。

我不是什么大佬,但是我知道我在玩什么。这个大荒世界其实很短暂,聚散离合稀松平常,转眼就是沧海桑田,搞不清和朋友说过的哪句话,就是和他说过的最后一句。

古人云:达则兼济天下,穷则独善其身。

请让我有选择的穷一下。

———26日编辑分割线———

今天早上,我在南山各个氏族逛了一圈,发现除了随心,其他氏族几乎都死了。我还很不人道地人道毁灭了几个彻底凉透的六级氏族。至于东山,早在一个多月前,就是如此了。每个氏族,都是曾经充满回忆的地方,发生过不为人知的故事,最终,都会掩埋在废墟和杂草里,然后进入下一个轮回。

我玩游戏比较木讷,一般都是一个服玩到停运。兜兜转转,分分合合,最后一切烟消云散,曾经的策马纵横,都随着服务器的del命令烟消云散。

但是每一个ID后面存在的人,是真实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