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月照不到的地方,自有清风拂过——纪念一下五竹的小小不开心

今天是1月13日,还有整整两个星期过春节,虎年了,本命年啊。和孩子们不同,我过年的时候很忙的。

今天也是我在《妄想山海》这游戏里一个值得纪念一下的日子,因为特务分子的标签,又自动黏上来了。同样的事情,12月初就发生过一次,(传送门)这个博文里,我也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我就是一个四处晃荡的休闲玩家。奈何,总是有莫名的纠葛,把我从障壁里拖出来一顿戕害。

上午,天上的鑫一让我帮他找一下随心某位玩家的联系方式,要买他的一件装备。奈何,这件装备在前一晚,就被龙傲天预定了。我告诉鑫一,随心的人不能和他组队,不能卖装备给他。不过,鑫一还是想试试,让我把卖家的微信推给他,他自己去谈。但是,我也没有卖家的微信好友,只能当场去加(到现在一直没有通过),准备一推了事。

我认为这是小事,谁都知道我和鑫一关系不错,谁还没俩游戏好友啊,哪怕是敌对阵营。我一直自诩为大中华种族主义者,经常在媒体上、网络上,对美帝日寇口诛笔伐,但是也不妨碍我有几个美国朋友,日本朋友。个体和群体,我一向是分开看待,况且,我一直以来表明的立场就是双向的,我一直都把两个氏族当成是自己的氏族,不管两族再怎么水火不容,我都不会去伤害其中任何一个。所以,我几乎从不参与中山高阶魂兽、超级神兽之类的争抢,不管是在天上,还是在随心,我都是如此。因为一旦发生冲突,我面对的都是自己人,不是打了自己人,就是被自己人打,这都是我不愿意看到的。(某天夜里被龙龙组到中山打火璃兽,不好意思退组,结果被鑫一轰死好几次……从那以后,再见到莫名其妙的组队,我都视而不见。)

很遗憾,在这个游戏里,似乎不允许我这样的特例存在,好像一旦改换门庭,就必须要割袍断义,翻脸无情,这我绝对做不到。龙傲天在群里问我的时候,我大可以说我是自己要买那件装备,我也确实想要,又花不了几个钱,不过我还就是实话实说了,没办法,对自己人不撒谎。于是,特务的身份就坐实了。好像还被怀疑有什么其他不轨行为,据说还有证据,我的天哪,难道我干了啥坏事失忆了,还是哪天喝断片了跑中山折腾去了?这可了不得了,任凭我怎么回忆,都想不起来干了啥特务的事儿。希望有知情者积极向我提供我的罪证,必有酬谢(这不是开玩笑,我必须要知道我有没有人格分裂倾向)。

我也不是圣人,也会干一些糊涂事儿,但是特务这个职业,对我来说太难了。一是脸皮薄,听不得冷言冷语;二是心不够狠,还容易自作多情;三是学不会低调潜水,看惯的看不惯的总喜欢唧唧歪歪一番(比如现在)……

我已经四十八岁了(都给我记住了,别再说我是五六十岁的大叔了),游戏里打打杀杀的日子早就gone with the wind,时代变了,游戏变了,玩游戏的人也变了。对我来说,这个虚拟的世界早已变得陌生,而我却想重返二十年前的青葱岁月,我艰难地学习着年轻人的思维逻辑,学习着已经听不太懂的网络语言和话题,然而,却依然倔强地固守着老男人的暮气和所谓原则,妄图去改变一些不可能改变的事情。或许,我就应该去埋头单机,时不时看看大荒频道里的是是非非,然后偷着乐。

于是,痛痛快快地躲进小楼成一统去了,管它窗外是春秋……

想到这里,突然又有点开心起来了,以后的终于不用准点上线做氏族守护了,也不用理会什么氏族间的是是非非了。这给了我很大的安慰。至于战力?我就是个休闲玩家,战力和我有个毛线关系哦。

又及:离开随心后,居然有几个小伙伴找到我,说也厌倦了,已经看破红尘,要跟我一起云游山海,仗义江湖云云。没想到,我这样一只游戏菜鸟,竟然也有人愿意跟。但是,我只能说声谢谢,各位还是各自回家,跟我没前途。山海的世界很大,但以后的路我只会一个人走。